一群太监说房事伤身,一群房奴说房企伟大

2016-06-29 王五四 王纯洁

 一天有二十四小时,是一段很长的时间,都够英国人民决定脱不脱欧了,却不够杭州电信修好被挖断的网线,挖断网线这么小概率的事,两个月我遭遇了三次,我都怀疑埋网线的地方是不是发现什么古墓了,天天遭人挖。没有网络,家里的乐视电视就看不了《好先生》,我妈无聊至极居然开始看谭伯牛的《战天京》了,她应该是看不懂的,所以最后还是选择了中医养生鸡汤:“救护车一响,一年猪白养;住上一次院,三年活白干;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我妈这素质,应该不适合公投,公投这么专业的事,还是需要党委领导决定。英国保守党党委一个立场不坚定,党性动摇了,对英国群众放任自流,把离不离开欧盟这么重要的事搞砸了,应吸取经验教训。
在脱欧结果正式公布6小时后,谷歌公司发布数据显示,英国人搜索的第二大热门问题是“欧盟是什么”,这个问题的搜索量暴涨24.5倍,说明很多人之前并不知道欧盟是什么,看到这个消息这国一些人高兴坏了,认为这是民主国家玩民主玩脱了,他们纷纷撰文表示民主不是一人一票,民主的前提是要提升人民的素质,试图证明正是民众的愚昧导致了脱欧的“严重后果”,还有很多人说公投结果是“民粹”的胜利,“精英”的失败,要警惕“民粹”等等,别逗了好吗?这特么是在英国啊,现代社会政治和经济的领路人,1215年就订立了《大宪章》,13世纪成立议会,14世纪把议会分为上下两院,1689年议会通过了《权利法案》……,轮得到你一个窝头都吃不饱的人来替别人警惕牛排的不健康吗?英国首相卡梅伦都表示尊重这个结果了,并没有痛心疾首的指责“民粹”,你却跳出来说是“民粹”的胜利、“精英”的失败,你的心真够大的,都操到欧洲了。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摆脱专制制度、建立起代议制的国家,大多数代议制民主都允许提案、罢免、公决等行为,这本身就是代议制民主的一部分,到了这国“精英”的眼里就成了“民粹的摇篮”,我们愿意尊重精英,但你得真是精英啊。
脱欧与不脱欧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英国人民能选择脱还是不脱,英国人的“公投完马上后悔”其实是一种优越感的体现,说明英国人民至少有自己的选择权,即便选错了,下次还有机会再选,这不是一锤子买卖。不论是脱欧还是留欧,对英国各阶层都各有利弊,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抉择的事情,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脱欧本身是不影响自由贸易及迁移的,哪怕整个欧盟解体都不会影响,反倒是一些国内的知识分子觉得脱欧事关重大,就像脱了他们的衣服一样,他们对这事的评论里经常流露出“这届英国人民素质很差,不适合民主”的味道,脱欧话题并没有脱掉这些人的衣服,反倒把他们的底裤给脱了。
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今天撰文把脱欧和万科的事结合起来讲了,他说在华润、宝能与万科的纷争中,大股东利用现有规则提出自己利益诉求无可厚非,但是,“正像英国公投退欧那样,一切都合法,整个程序都是人们认可的,但脱欧结果却是大多世人不愿看到的,从长远看也许是英国自身不可承受的。但正是因为公投是人们普遍接受的国家重大问题的民主决策的一种方式,而导致自己不愿看到或不可承受之结果。华宝与万科之争已经出现类似迹象。”,这番话我是不同意的,脱欧的结果并非他说的“大多世人不愿看到”,也不是“英国自身不可承受的”,华宝与万科之争更是与脱欧公投毫无相似度可言。傅成玉的话总结起来就三点意思,民主是个好东西(合法有程序),但目前人民的素质不行不适合民主(脱欧的结果很严重),没有王石就没有万科、只有王石才能救万科。民主不是最优选择而是次优选择,民主之所以被广泛采用,是因为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就是最优或者一直是最优的那个,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专制走向。同样的道理,在既有的商业规则和程序设计里,大股东的诉求或者说决定,是应该被尊重和执行的,一味的强调自己的最优性,不讲规则只讲情怀,就是在耍流氓。
在正常健康的市场环境下,我们首先要讲规则,但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权力过多的参与到了市场之中,那么只讲规则而不考虑这层因素也是耍流氓,早些时候王石就打出过这样一张牌,他拒绝宝能的加入并暗示了宝能及其背后老板的权力运作,这么一来,很多人就以为是平头百姓大战恶霸地主的戏码,于是开始同情王石,一个庞大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大部分同情者还是些房奴或者买不起房的,没什么钱和权,只能给王石些同情,你们知道吗?世界上很多事情之所以变得复杂,就是因为错爱和虐恋造成的。可是你们都搞错了,王石老师不是什么平头百姓,更不是一个单单纯纯的企业家,抛开他爹和岳父的权位不谈,万科平日里走的也都是高层路线,谈笑有鸿乳,往来无平民。所以说,两边都有权有势,我们最终还是可以抛开潜规则,只谈规则的。就像胡锡进老师所说的那样,中国的确很复杂,看个热闹也这么复杂。
王石老师曾说过,“不行贿是我做事的一个基本原则和底线”,这话很值得尊重,但却得不到理解,大家都是出来做商业的,你把自己说的那么冰清玉洁,让其他那些正在不停卖弄风骚的同行怎么办,这不合适,伤了同行的心。我对王石老师一点恶意也没,但我总觉得一个岳父曾是其公司所在地省委副书记、去世时两个总书记都送花圈的人,还需要行贿吗?有人敢受贿吗?是不是太矫情了些,是不是把我们当成听故事的小读者了。
名人有难,名人的朋友们自然少不了声援,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说,“现在华润和宝能联手发动的这场“驱王运动”,是中国企业史上的一个悲剧。”,中国企业史上已经是谎话连篇了,来点真实的悲剧也是功德一件,但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悲剧,只是你们又抒情了。吴晓波老师动情地说,“王石如果被烧成舍利,燃烧的是万科股东的利益。”,王石作为一名受党教育多年的人,如果能烧出舍利,那么燃烧的是党的利益。吴晓波老师说,“一家企业竟然可以没有老板,董事长充分放权游山玩水照样蓬勃发展,持续而大胆地启用年轻人……”,吴老师,其实浙江很多房地产老板都是这样,他们天天玩得比王石老师还凶还花样,企业照样很赚钱,因为房地产企业就是这样子的。
一向以抒情式评论为主毫不顾忌逻辑性的笑蜀老师说,“万科已矣,美好都成往事。但无论如何,万科毕竟有过美好,这就够了。它的任务本来就是社会实验,实验任务之一,则是测试这个社会对美好的容忍极限。曾经有过容忍,但今天不复有,无论庙堂还是江湖都不复有。这是万科的悲剧,但何尝不是整个社会的悲剧。一个容不下万科的社会,不会有前途。”,你乱了吗?看着这种自由舞步式的文字表达我凌乱了,“这个社会对美好的容忍极限”………,整个社会的悲剧不是容不下万科,是这么多房地产公司,却容不下人住吧?有人说“万科是一家伟大的企业,王石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我倒觉得一个房地产公司无论如何也谈不上伟大吧?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房地产行业里只有一位可以称的上伟大,有巢氏,他盖起了华夏文明中的第一座房,能遮风蔽雨,能阻挡野兽。一个伟大的企业和优秀的企业家是不会拒绝民营资本的,但王石却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你纯民营,举足轻重会有危险。所以民企,不管我喜不喜欢你,但你要想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我不欢迎你。”。从赚钱和公司打理的能力上来看,我觉得王石是优秀的,但这也只能叫做优秀的商人,一个优秀的房产企业家还应肩负起改善人们居住环境和居住条件的责任。目前来看,整个房地产行业是建立在垄断基础上的对普通消费者的屠戮,那么万科的所谓优秀和伟大,无非就是一把“更锋利的杀猪刀”,一群奴隶说一个暴君伟大,我倒还能理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一群房奴说一个房地产公司伟大,我实在不能理解。
本来已经可以享受退休生活的王石老师,不得已又重新卷入纷争,他让我想起了令狐冲。退出江湖的令狐冲在不经意间又被卷入到江湖厮杀中,当令狐冲埋了师弟们的尸体后暗自发誓要彻底退出江湖,任我行对他说,“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唯有放下恩怨才能退出,祝愿王石先生和心爱的田朴珺小姐,常去人少而没有恩怨的地方享受生活,做做红烧肉,写写回忆录,之前那本《我的成功是没有人需要我》,可以写个续集,《我的成功是田小姐还需要我》。
我一个云南的朋友在卖他们那的茶,价格挺便宜的,有需要的可以点击阅读原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