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视线值不值得转移,你心里没点数吗?

王五四  王千串  2018-7-27


这几天很多人都在担心一件事,关注被侵害的女性会降低大家对疫苗事件的关注,是某些人转移视线的手段,我觉得我们又自恋了,又把自己当人看了。
转移你视线的前提是,你的视线能给对方带来压力和危机,然后对方才要想一些办法转移视线。从近些年的历史经验来看,我们的视线一文不值,我知道大家还在迷恋“围观改变中国”那套,可历史的耳光还不够响亮吗?简单来讲,在社会政治生活层面,你这个人都一文不值,你还指望你的视线能起到什么作用?
直到今日,依然有很多人迷恋群体作用,我之前说过,物以稀为贵,人太多则贱,一个个体没有话语权,一百万个个体依然是没有话语权,更何况这百万个体只是在网络上汹涌澎湃,简言之就是,民意算个屁。
很多人包括知识分子,依旧沉浸在“从个体做起,改变中国”的美梦里,这种梦就像是“全国十三亿人,一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成亿万富翁了”,小学算术可以这么算,但放在现实生活中,你不用考虑时间成本、交通成本、食宿成本,遇到城管还要考虑医药费成本……,早点洗洗睡吧。
严谨点讲,刚才说民意算个屁有些过了,放在自媒体行业,民意还是值点广告费的,除此之外,真是屁了,还“舆论左右司法”呢?咱能别再骗老百姓了吗?话语和话语权是两个东西,知道吗?你有说话机能,和你有话语权,是两个概念。没有话语权,你的“视线”就真的只是看看,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是吓不住坏人的。
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就那么忙吗?关注一下被性侵和性骚扰的女性受害者,就没时间关注疫苗事件了?还有,你所谓的关注是什么?刷刷朋友圈,看看文章,转发转发?我这种还能坚持写两句的,都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感,你就看看,连转都不转的,也叫关注?
还有一点,即便我们只能关注一个事,或者说只能重点关注一个事,你凭什么就认定疫苗事件比女性受侵害事件重要?至少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女性受害者一个一个勇敢站出来面对恶人,有些恶人道歉了,有些恶人像章文之流的,依然百般抵赖像疯狗一样四处咬人,而疫苗事件的受害者呢?哪个站出来了,说句不好听的,疫苗事件出来之后,那些家长不还照样抱着孩子去打疫苗吗?
我明白,大家希望用自己的关注用自己的视线,形成倒逼力量,并且希望这种力量能够促使政府做点什么,这些想法都是以往“围观改变中国”、“舆论监督权力”残留下的毒奶,在权力可以删帖封号甚至抓人的时候,你指望舆论监督权力?想象力是不是太爆棚了?政府查处涉案企业,不是因为你的围观和监督,不要把政府的顺水推舟当作是你的视线起了作用,那连顺水人情都不是,你是谁?人情犯得着给你吗?
退一步说,即便你的舆论和视线起到作用了,政府表示“一查到底”了,可又能改变什么呢?拿你们喜欢的疫苗事件举例,从2010年到现在,八年间出现了八次重大疫苗事件,哪次不是“一查到底”、“严惩不贷”、“绝不姑息”,抓了几个人,出了几口气,可你的孩子依然在用问题疫苗。确认过眼神,你的视线,毫无杀伤力,收起来吧。
事件传播是有规律的,没有永恒的热点,而人群追逐热点又是不可避免的,人们从一开始关注疫苗事件,到后来关注女性被侵害事件,这再正常不过了,如果疫苗事件有新的进展、新的因素加入,我相信人们依然还会关注的。我挺不喜欢的一句风凉话就是“这个人蹭热点”,的确有蹭热点的人,但作为时事评论者,不写热点难道写你家老母猪下了一窝小猪仔吗?况且,你不就爱看热点吗?一边喜欢看东京热,一边又批评穿得太少,东京热穿少点不正常吗?
说到转移视线,我觉得当前只有一个人真正做到了,而且用教科书级的愚蠢在告诉众人什么叫转移视线。这个人就是章文,在那么多人渣男被揭露出来后,只有他用自己一个接一个连续不断的无耻言行,吸引了众人的火力,成功转移了其他人身上的视线。因为展江老师站出来替自己被伤害的女学生讲话,章文昨晚打电话威胁展老师。展江老师:章文刚才来电话,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接。他说:你得逞了吗?我说:你继续表演吧(我挂了)。他来短信:哈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老贼,等着!接着章文又打另外一个电话,“你这个老贼乌龟王八蛋,你有多坏啊,……,老子不会放过你……,我会收拾你,等着吧”,真是一个垃圾。
挺感谢展江老师的,他本可以躲开,可以不发声,但他尽了一个老师一个男人的职责,我相信受害女学生之所以有勇气站出来,有勇气去报警,跟老师的支持离不开,至少她的老师没有让她心寒和对人性失去信心。也希望其他老师也像展老师一样。
至今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学者以及各色人等,把侵害女性这种行为定义为“人无完人”,卧槽,这就相当于你要卖给我一坨屎,被我发现了,你却跟我说“金无足赤”,那明明是犯罪好吗?人无完人和人已成渣是有区别的,学者大人。
中国的知识分子真是长出息了,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们因着各种利益关系,当然有些人纯粹是智力不够,愣是百般抵赖装作冰清玉洁到现在。面对强权,他们温顺的像条哈巴狗,面对弱者,他们疯狂的像条狼狗,狗东西。我没指望他们能受到法律的惩罚,也没指望他们害怕舆论的谴责,你看看章文那嚣张气焰就明白了。我们的视线关注对强权无效,对恶狗无效,但对于受害者而言,至少有温暖有鼓励,我相信她们把压在心底多年的事说出来,内心会轻松很多,而那些恶人再想做恶时,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和从容了。
我的一位朋友说,“权力包妞,财富泡妞,知识蹭妞,虽然知识分子一直谋求与权力、财富三足鼎立平分秋色,但即便在与女人有关的问题上,知识分子也依然充分暴露出其扶不起的软蛋本色。”各位不必担心什么污名化公共知识分子,眼前这群知识分子不学无术不知廉耻,既没有知识分子的学识,又没有知识分子的担当,自然是不配拥有这个头衔,人们羞辱的是这群人,而不是一个概念。他们担不起时代的重任,却还摆出公共知识分子的姿势,这是对这个时代的性骚扰!

用不了多久,这个事件又要过去了,没关系的,大家不用担心,反正担心也没用。希望那些受伤害的女性能早日走出来,希望广大女性以后不再受到这类伤害,希望章文们早日找到适合自己的狂犬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