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这事,也得讲点伦理

王五四 王足浴 Yesterday


近些日子,好多中国人都学会了道歉,给人一种国民素质大幅提升,人民群众开始五讲四美的恍惚感,我一度以为我们又回到了那个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形成了高尚的道德准则、完整的礼仪规范和优秀的传统美德、被世人称为“衣冠上国,礼义之邦”的时代,但现实却是,衣冠楚楚尚在,礼义廉耻全丢。

先是被内蒙古凉城警方跨省抓捕的谭秦东向鸿茅药酒道歉,而鸿茅药酒也假惺惺的表示原谅撤诉,但这里面失信、失职、失责、涉嫌滥用职权的几方,不但没事,也没人出来道个歉,对于有正义感的人民而言,这种道歉不亚于在船坚炮利的胁迫下签署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加入道歉行列的还有罗永浩老师,一向牙尖舌利嘴硬的他这次也乖乖地俯身献菊花,屈尊降贵无比动情地写了一封信,“为我早年的轻率言行,向我的投资者、合伙人、同事,和那些关心爱护帮助我们的锤友道歉,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担心什么?肯定不是制造手机本身,因为担心也没用,很显然,担心的是老罗的嘴,北京日报对老罗涉嫌精日的痛批,也说明了这点,即便老罗在文末暧昧混杂着谄媚加上了“中国加油”四个字,老大哥也并不能满意这种轻描淡写避重就轻的道歉,早年的骑墙艺术已经不行了,现在必须旗帜鲜明的站队,老罗的商业锤子在意识形态大棒面前,只能算个球。

道歉的还有张小龙,并不是微信那个张小龙,每年的清明节,他并不会给被封杀的微信公号三鞠躬并烧点Q币以示悼念,不过这不重要。道歉的是北京的一个张小龙,他的儿子上不了学,他在微博发飙了,看到他发飙的内容时,我就知道过不了几天他就要道歉,他是这么说的,“我在北京工作四年,仅个税就交了400万,加上企业各种税,没有一亿也有八千万。没有享受任何社会福利待遇就算了,为什么连孩子上个私立学校也XX的不让?!这是什么XX政策!连我这样的孩子上学都如此费劲,其他人真的不知道怎么过!”。首先那两个税收数字就决定你失败了,这点钱还是不说为好,亲朋好友合作伙伴会因为这些钱把你当个人物,但管理你的人不会,最关键的是,“税”这个字,除了你要交钱,其他跟你的关系不大,跟你理解的它的本来含义关系也不大,所以说,别说吃你几个烂西瓜,老子在城里下馆子也从不付钱,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他道歉了,说明他了解了这个事情,懂得了这个道理。

日本是一个很爱道歉的民族,不论是在日常生活里,还是在影视作品中,总能看到各种道歉,我觉得他们的道歉分为两种,一种是平民之间的,这种道歉更多是一种礼仪,前些年有个日本人质被“伊斯兰国”组织绑架并撕票了,他的老父亲面对采访记者时不是急于表达悲愤,而是首先向日本社会道歉:“这次事件,真是各大家添麻烦了,非常对不起!”我的朋友、千串屋老板、目黑大哥徐晖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他店里的一位日本员工因故去世,他父亲从日本赶来杭州,见面时第一句话不是索要赔偿追问责任,而是“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日本还有一种道歉就是平民跟官员之间的道歉,当然不是平民向官员道歉,而是官员向百姓道歉,前阵子去东京,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六本木大哥和目黑大哥给安排的各种米其林美食外,还有日本官员的各种道歉和平民对官员的各种批评甚至是辱骂,在首相官邸门口,我看到了对首相的各式抗议和讽刺漫画,门口的警卫也不会上前驱赶,平民永远不需要向各级行政机构及其附庸道歉,更别说称颂了,行政机构干不好本职工作向民众道歉是最基础的行为,引咎下台也非常正常,这才是正常社会的正常现象,假如这些再正常不过、简单不过的是非曲直都不搞清楚,或者不敢搞清楚,而是靠着一个一个谎言自欺和欺人,社会当然会变得可笑,而这种可笑一旦延续下去,就会变成可怕的东西,比如说受害者向施暴者道歉。

孩子无学可上这事日本也发生过,早些年有个日本妈妈要重返职场,但孩子却上不了保育园,于是在博客上发表一篇题为《孩子上不了保育园,日本去死吧!!!》的匿名文章,日本人民没有说她是日奸,没有让她道歉,也没有让她滚出日本,日本政府也没有把她抓起来。在一个有问题的国家,她没有忍辱负重从大局出发,支持她的民众也没有以所谓的国家利益为重,她们站出来批评政府“浪费几百亿日元在奥运会上,有钱请有名的设计师,怎么不建设保育园?”这名孩子的妈妈积极争取自己个人的权利,同国的民众也很支持她,政府官员虽然有闪躲和托词,但并没有动手抓人,最终还是该道歉的道歉,该为人民服务的为人民服务,这才是其乐融融的和谐社会。让受害者给施暴者道歉,不解决问题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样的国家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国。

上周暴走漫画王尼玛被指侮辱英烈,被各大平台封杀,虽然对这种小粉红自媒体没什么好感也不需要同情,但总觉得“侮辱英烈”这事也太侮辱英烈了,连个裁判都没有就能定罪,当年英烈们牺牲自己的生命,一定不是想建设这么一个荒诞的时代吧?谁在侮辱英烈,你们他妈好好想想。523日,暴走漫画的CEO带着团队到董存瑞纪念碑前道歉,真不真心不知道,反正怎么看都是一次公关活动,好在董存瑞的妹妹发话了,算是挽救了暴走漫画吧,“我觉得这事儿算不上侮辱。我想多说两句,现在的年轻人要做到心中时刻有英雄,要加强法律意识。我们也需要暴走漫画这样的平台日后多宣传宣传英雄事迹。看到他们诚恳的态度很高兴,他们还很年轻,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他们这个平台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有漫画,动画,电影,年轻人创业做得很好,社会各界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

以上这些所谓的道歉(日本除外),真没看出有什么道歉的样子来,也不知道到底道了个什么歉,反而是下面这个事,真的需要某些人好好道个歉,而且不能单单只是道歉。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蒙冤28年获平反的刘忠林于523日下午向吉林省高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索赔总额达1667万余元,并要求赔偿义务机关辽源中院在央视、《人民日报》等媒体公开赔礼道歉。刘忠林控诉其遭遇严重的刑讯逼供,“不但被细绳勒肉、棍棒抽打,由于“供认”的情节与警方掌握的线索不能吻合,办案人员用竹签插进其十根手指的指甲缝,并用一米多长、二三厘米粗的铁棍砸伤其右脚大拇指,最终造成其被迫截肢,落下终身残疾……”,这样的事仅仅道歉就完了吗?这样的事连个道歉都没有吗?该道歉的不道歉,不该道歉的反而歉意十足,我们这是怎么了?我们学会了道歉,并不是我们更彬彬有礼了,而是我们更老老实实了。

屈原在世,又要呻吟了:世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插入一个硬广:
又到了卖烟台大樱桃的季节了,卖点好货挺难的,不废话了,爱买不买吧。二十四季是我跟朋友的互联网创业项目,樱桃照片是去年的,今年的露天樱桃还没熟,预计六月初发货,现在熟的都是大棚的。要买扫描下方二维码: